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教学 >
高瓴二连击,出手天境生物与微创机器人,张磊
发布日期:2020-09-08

近期,高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首部著作《价值》问世,书中记录了15年来高瓴的故事和他对价值的思考,风靡投资圈。《价值》刚出版不久,高瓴在医疗领域又有新动作,先是投资美股上市公司天境生物(IMAB),后又出资认购港股微创医疗(HK:0853)旗下手术机器人公司。

“价值投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是那么简单。需要投资人用一种动态的眼光看到行业发展趋势的变化,竞争格局的变化,企业生产要素的变化等等。”上海长江国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首席合伙人李春义9月7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再度重拳出击

 

“这两个项目在他们各自所处的领域内都是优秀的企业,而且生物医疗符合未来的发展方向,它们的投资价值还是比较大的,像微创的一些机器人,未来发展前景是很好的。”资深投资人钱立明9月7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9月4日,临床阶段的生物药公司——天境生物(IMAB.US)正式对外宣布,公司已与高瓴资本牵头的财团达成4.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6亿元)的私募配售协议。

与此同时,天境生物还宣布,公司已与艾伯维(ABBV.US)就天境生物自主研发的高度差异化创新CD47单克隆抗体lemzoparlimab(TJC4),达成超19亿美元癌症治疗协议。此次合作,被视为中国生物科技史上里程碑式的事件。

癌症什么时候能被彻底治愈,是很多投资者关心的话题。发现PD-1/PD-L1疗法的行业专家陈列平教授说过这样一句话,“晚期肿瘤的异质性太大。如果有像PD-1/PD-L1这样的主要通路,能再找到3到4条,控制或者治好80%-90%的肿瘤,实际上就已经很成功了,这个目标是可以达到的。”

据长期关注高瓴资本的业内人士海榕君观察,天镜生物做的CD47抗体这个靶点是类似PD-1/PD-L1这样的通路,并且效果更好,被行业喻为PD1/PDL1抗体之后,肿瘤免疫领域的下一个“明星”。无论PD1还是CD47都是修改特定的细胞识别通路,让免疫细胞/巨噬细胞直接定向查杀Cancer细胞。

而在四天前,高瓴资本刚刚投资者了生命科学领域的另一个明星项目。8月31日,微创®医疗科学有限公司联袂其旗下微创(上海)医疗机器人有限公司完成总额35亿元人民币对外融资协议的正式签署,其中包括对后者15亿元人民币的直接增资以及微创®现有股东20亿元人民币的股权转让款,引入了包括高瓴资本、CPE、贝霖资本、远翼投资、易方达资本在内的多家知名战略投资者。

高瓴创投表示,“我们在天境生物身上看到了推动其他生物科技公司取得巨大成功的优秀品质:清晰的科学愿景、对创新心无旁骛的执着和坚持、以及无懈可击的执行能力。”

实际上,今年以来,高瓴资本对微创医疗青睐有加,已经屡次增持。“微创医疗或许就是2000年时候的腾讯科技。微创医疗现在就是医疗器械创新平台,不断孵化出新的公司,很多子公司现在都是国内行业龙头。”海榕君认为,微创医疗未来有百倍股的潜力。从市值角度看,目前微创医疗市值是609亿人民币,对标国内医药巨头恒瑞医药,目前市值是4861亿人民币,迈瑞医疗是3951亿人民币。

从行业发展前景看,随着全球手术机器人产业不断成熟,手术机器人市场呈现快速增长态势。据Global Market Insight数据,手术机器人全球市场从2018年至2024年将以24.4%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2024年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300亿人民币。

高瓴2005年创立到现在,早已是亚洲地区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基金之一。高瓴资本擅长投资消费、TMT、企业服务、医药四大领域。

今年以来,高瓴资本在大健康领域的布局尤其引人注目。在近期和香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的对话中,张磊表示,生命科学、生物技术已经到了寒武纪阶段,即大爆发阶段,各种各样的物种全部出现,这些现象背后,既有监管的原因,也有市场经济的原因。“我们是坚定的重仓大健康大医疗行业,我们在这个行业已经投资了1200亿人民币。”

高瓴二连击,出手天境生物与微创机器人,张磊价值投资刷屏

 

价值投资“知易行难”

 

“黑天鹅乱飞的年代,人人都寄希望于找到对抗不确定性的终极武器。但遗憾的是,万能钥匙并不存在,永恒不变的准则也不存在。”这是张磊新书《价值》开篇的一段话。

张磊被认为是“坚持长期价值投资”中国第一人,他曾说:“投资分为两种游戏,一种是零和游戏,一种是蛋糕做大的游戏。我的思想和资本必须创造价值”。在张磊看来,无论对企业还是个人,长期主义不仅是中国企业转型的必然路径,也是一条个人修炼和自我价值实现的根本方法。

诚然,价值投资永远都不会过时,但是能够成功实践者寥寥。“价值投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是那么简单。需要投资人用一种动态的眼光看到行业发展趋势的变化,竞争格局的变化,企业生产要素的变化等等。”上海长江国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首席合伙人李春义9月7日向时代财经如是分析。

李春义认为,“企业的价值,首先是用户定义的,企业的产品和服务能够为用户提供什么样的稀缺性,从量化角度看,就是销售额。第二,企业的价值是一个变动的概念,需要判断是永续的价值,还是时点的价值。第三,企业的价值是比较出来的。”

“真正的价值投资,对用户来说,是能真正满足需求,解决痛点;对股东来说,是要能持续创造价值,而不只是某个阶段的收益,对社会来说,是能促进产业和社会发展,这样的企业才是符合价值投资的。”钱立明表示。

钱立明认为,“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可能需要一些外部的资源,遇到一些问题,作为财务投资人,可以帮他们带来一些这样的资源,提出一些中肯的建议。但是,如果直接插手公司的经营管理,就可能变成添乱。”

“因为投资人有投资人擅长的领域,投资人并不一定擅长经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9月7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盘和林认为,投资者可以对上市公司进行赋能,但要给创业者充分的空间。以巴菲特为例,近些年投资以并购为主,同时给予企业原始团队巨大的空间,在资金上帮忙,但不干预企业具体经营决策。

“价值投资的本质是分析师投资,需要对企业的业务足够了解,在能力范围内,认知企业的未来发展路径。“盘和林表示。

“天境生物和微创机器人都非常前沿,此类投资适合风险投资人,其未来存在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决定专业机构投资人参与更加合理。但是,这类型企业又是技术导向型的,资本虽然看好技术,在技术上容易出现套现冲动,不利于这类型企业的发展。”

盘和林建议,针对此类企业,应该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投资人应该倾向于做小股东,或者在幕后。当然如果控股,也可以给研发团队更多的自由度。”

上一篇:海直-20已上舰,配套055型驱逐舰,预示着海军新
下一篇:没有了

主页    |     人才培养    |     教育教学    |     科学研究    |     合作交流    |     校园生活    |     学校概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